浙江在线首页 | 设为首页

主办:浙江省水利厅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水网 > 保护 正文
下月起,《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正式实施
water.zjol.com.cn  2018年02月07日 15:37:10 浙江水网

  浙江在线2月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江帆 通讯员 胡文佳)为一个湖,立一部法,这是衢州守护绿水青山的决心。

  江山港、常山港、衢江、乌溪江奔流涌动,越过青山重湾,交汇于衢州城区,聚成信安湖。冬去春来,人群渐聚居于信安湖畔,依水而居的生产生活,带动起衢州水岸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让湖水渐渐不堪生态重负。

  今年3月1日,《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将正式实施,成为继西湖、南湖之后,被提升到地方性法规的高度进行保护的我省又一个湖泊。

  “西湖、南湖的立法都更侧重于人文景观、旅游资源保护,而信安湖的立法则更侧重于生态环境保护为目的。”衢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朱雪清说。从保护信安湖开始,衢州作为“钱塘江源头生态屏障”的功能定位再次拉高标杆。

  新与旧直面时代的挑战

  信安湖为闽浙赣三省水路运输要塞,曾经百舸千帆竞风流,水光潋滟里,含着半个衢州城繁华。

  从信安湖的水中可以望得见衢州的发展。明清时,信安湖上通下达的水路优势滋养起了衢州社会经济的半壁江山;上世纪,岸上粗放型的发展带来生态困境,信安湖渐渐浑浊;近年来,理念的觉醒又让一江清水重回衢城。

  在这样的发展轨迹上,回望信安湖的立法,意义更为深远。衢州市环保局局长夏汝红在做《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草案)》起草说明时指出:在信安湖流域,工业污染、城乡生活污染、农业畜禽养殖污染为主的三大污染源共存,威胁着信安湖的水质,信安湖的保护、开发、利用面临新的问题和难点。2008年出台实施的《衢州市信安湖管理暂行办法》,已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形势的需要。

  距衢州城200多公里的杭州,以钱塘江为中心轴,“拥江发展”已成城市发展的战略定位。在衢州未来发展的蓝图上,拥“江”发展同样已是一种新态势,是一个城市未来的主引擎。

  信安湖以东,是人群聚集的老城区。截污纳管、老旧小区改造,这里的人们更新了生活方式,开始思考怎样的发展才不会重走曾经的旧路。信安湖以西,是正在崛起的新城,建筑林立、产业聚集,正在用茁壮新生的发展实践着未来。两岸共同的思考,也正是《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诞生的意义。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衢州城市发展要走一条绿色之路,而信安湖保护正是其中不可突破的重要防线。

  近年来,经历流域综合治理后,绿荫夹道、鸥鹭翔集的信安湖成为了衢州城中最璀璨的明珠,更晋升成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治水初见成效,信安湖成为游人纷沓而至的景点。“信安湖变美了,保护的重点也自然会发生改变。”信安湖管理处处长陶红平说,在为信安湖专门制定保护条例的过程中,充分考虑了时效性和可操作性。起草过程中,衢州考察、借鉴了省内省外多地的水环境保护立法经验,并多次召开起草工作会议,听取部门和专家意见、建议,逐条讨论修改《条例(草案)》,先后共对《条例(草案)》进行了130余次小修改,8次大修改,最终形成送审稿。

  最终呈现在社会公众面前的《条例》,共二十八条,重点对信安湖保护范围,保护管理机制,保护规划编制,水上经营活动,禁止河道采砂,设立禁止游泳区域,禁止炸鱼、毒鱼、电鱼等作了具体规定。2017年11月30日,《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获浙江省人大批准。

  进与退寻求适宜的保护

  “信安湖要立法了!”几乎一夜间,消息传遍衢州城,每个人都在讨论,信安湖的立法会带来什么?

  信安湖畔的428户渔民一度最为忐忑。信安湖是他们祖祖辈辈的“聚宝盆”,他们在这片赖之生存的水域上结网而渔,可以追溯两三百年的历史。听说湖区还可能要禁渔,消息迅速在渔民间传开了去。

  禁与不禁?会禁哪里?这让钱由根担心了好一阵,他从出生起就在信安湖的渔船上,面朝湖水觅生活,如今年过五十,鬓有霜白。钱由根曾几次打电话去市水利局问消息,渐渐定下了心:要禁,但禁渔的范围会充分考虑到渔民的生计需要。

  那段时间,市水政与渔政执法支队支队长俞卫东接听了不少类似的电话。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大多数渔民对于禁渔都表示了理解。“对于信安湖禁渔区的划定,我们慎之又慎,努力在水生态保护和不影响渔民的生计之间达到最优平衡。”

  禁渔范围是从衢江大桥和白云桥下游,一直到西安门大桥上游信安湖水域,禁渔的期限为全年。“这对在这一带捕鱼的渔民来说影响并不小,但经过几次沟通,最终所有渔民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常与渔民打交道的俞卫东深深为他们对信安湖质朴醇厚的热爱所动容,“甚至渔民主动跟我说,政府做得对,有不让捕的地方,让捕的地方鱼才能更好!”渔民们对渔业资源修复和水生态环境保护了解的并不算多,但他们从日常的实践中摸索到了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朴素的真谛。

  与禁渔区的划定相比,另一个颇有争论的议题则与更多的衢州人息息相关。在《条例》的制定过程中,有两股声音相持不下:一方坚持禁止垂钓,认为不文明垂钓行为的发生容易影响湖区环境卫生;另一方则认为,垂钓也是湖畔一道别致风景线,五水共治的成果应该人人共享。为此,衢州市专门公开征集民众意见,在立法讨论会上进行了商议,最终保留了垂钓亲水的行为。

  “城市发展的最终目的是给百姓更好的生活,信安湖应该属于每一个衢州百姓。”朱雪清说。

  破与立着眼未来的立法

  “几树旗枪茶霍靡,一溪鳞甲水潺缓”,当年唐代诗人贯休行至衢江,饮一口衢州白,望一眼信安湖,留下定格衢州山水的诗句。若他今日再来看看信安水,诗意和文采一定依旧飞扬。

  一部《条例》在破立之间,为信安湖的未来重新绘制了蓝图。

  不破不立、先破后立。《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第二条规定信安湖保护范围分为水域和陆域,水域具体界线为江山港麻车里大桥中心线下游、常山港叶家大桥中心线下游、石梁溪白云大桥中心线下游、庙源溪杭金衢高速公路桥中心线下游、乌溪江沪昆铁路下行线中心线下游、衢江宾港大桥中心线上游,陆域界线为沿岸每侧十五米。这打破了原本的保护范围划定,比2008年出台实施的《衢州市信安湖管理暂行办法》保护范围多出了0.6平方公里。

  与信安湖5.5平方公里的城中湖面面积相比,0.6平方公里的新增保护面积并不算小,扩大了将近九分之一。陶红平介绍说,此次保护范围调整扩大,主要是综合考虑了周边江山港、常山港等河段对信安湖的影响,打破了传统行政区划的藩篱,将信安湖保护当作一件上下游、左右岸联动协作的工程来完成。另外,保护范围的界定上也考虑到了衢州城区西区二期开发,在上游控制污染源,与正在规划中的城市核心圈层规划目标相一致。“此次立法站到了整个衢州市级的高度,我们在制定过程中一共多走了两步。”朱雪清介绍说,首先是往上走了一步:站到了整个衢州市级的高度,三县两区综合联动;其次是往前走了一步:将湖区保护与城市规划相结合,绝不走先开发后保护的老路。

  《衢州市信安湖保护条例》第28条规定,是涉及明确各部门职责内容最为丰富的一条,提及规划、环保、渔业、住建、旅游等多个部门。生态环境保护作为一个系统工程,以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最容易遇到的就是“九龙治水”权责不清,此举则很好地规避了这一难题。衢州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就是“立”的重要一部分,将部门权责提升划分明晰,做到有法可依。

  2017年的岁末,衢州接连传来捷报:全市出境水全部达到Ⅱ类水,被定为全省“两山”实践示范区。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记者 江帆 通讯员 胡文佳  编辑: 孙璐